三肖中特特期期|黄大仙论坛三肖中特图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>在线服务>法治课堂

正当防卫终于“正当”

作者:宣言采编发表日期:2019-03-04 10:08:00

 来源;《公民与法治》284期

  

2018年9月1日,昆山警方和江苏省检察?#21644;?#26102;发布了“8·27”于海明致刘海龙死亡案的通报:昆山市公安机关以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、不负刑事责任为由对该案作出撤销案件决定。 

【案情】 

2018年8月27日21时30?#20013;恚?#21016;海龙驾驶宝马车在昆山市?#25764;?#36335;路口,与同向行驶的自行车主于海明发生争执,后刘海龙从其所驾驶的车辆中拿出一把?#36710;?管?#39057;?#20855;),连续击打于海明,后?#36710;?#25481;落,被于海明抢过来反砍了刘海龙数刀,刘海龙身受重伤,经抢?#20219;?#25928;死亡。 

昆山警方根据侦查得到的事实,并听取了检察机关的意见建议,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十条第三款 “对正在进行行凶、杀人、抢劫、强奸、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,采取防卫行为,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,不属于防卫过当,不负刑事责任”之规定,裁定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,不负刑事责任,公安机关依法撤销于海明案件。 

通报发出后,?#24067;?#21047;爆朋友圈,无论是不是从事法律行业,都在为昆山警方点赞、为江苏检察机关点赞。在大家转发通报的配文中,用到的最高频的词是:“有担当!”“令人欣慰?#20445;?#20197;及江苏检察机关在《为?#35009;?#35748;定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?——关于昆山“8·27”案的?#27835;?#24847;见》中所说的两句话: 

“合法没有必要向不法让步。” 

“正当防卫的实质在于‘以正对不正’。” 

有人?#25285;?#36825;是注定被人们铭记的一天;也有人?#25285;?#36825;个案件必将载入中国司法的史册,成为未来的标杆。的确,从8月27日开始到9月1日,6天的时间里,无数人参与?#33487;?#22330;关于于海明的行为到底是不是正当防卫的大?#33268;郟?#34429;然大家都在声援于海明、都支持认定属于正当防卫。但在很多人的心里,尤其是法律人的心里,一?#34987;?#22312;隐隐担忧:以过往的经验来看,被认定防卫过当的可能性更大吧,如果能判个缓刑就已经是一?#36136;?#21033;了。 

为?#35009;?#26696;情如此清楚还会有这样种种担心呢? 

【评析】 

根据我国刑法相关规定,正当防卫应当符合以下条件:一、起因条件,正当防卫的起因必须?#24378;?#35266;存在的不法侵害。二、时间条件,即不法侵害正在进行当中。三、主观条件,具有防卫意识。即防卫人要认识到不法侵害正在进行,且其防卫行为是为了制止侵害、保护合法权益。四、对象条件,即防卫行为是针对不法侵害人进行的。五、限度条件,即防卫行为不能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,否则构成防卫过当。应当承认,这样的一个理论框架在逻辑上没?#21009;?#22810;不足之处,也符合?#25191;?#21009;事司法原则的要求。但是,正是这样一个逻辑上看似完美的概念,?#30001;?#20854;他因素的影响,使得正当防卫的认定在?#23548;?#20013;无比困难。 

我们举一个仅仅一年前发生的与本案极其相似的案件作为例子: 

2017年4月6日19时许,在富锦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事故中?#21491;?#27004;走廊内,黄海龙与当地人冯思铖因为他人处理交通事故赔偿事宜发生口角,冯思铖用随身携带的尖?#30563;?#40644;海龙腹部刺伤(后经鉴定轻伤二级),黄海龙?#26438;?#22842;过尖刀,慌乱中还击,不慎刺中冯思铖肩部,导致其受伤死亡。 

法院判决认定,黄海龙构成故意伤害罪。事件发生后,2017年4月7日黄海龙被刑事拘留,4月18日被富锦市人民检察院批?#21363;?#25429;。2018年4月10日,富锦市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(2018)黑0882刑初9号刑事判决,“被告人黄海龙犯故意伤害罪,判处有期徒刑六年”。这份刑事判决书还显示,“宣判前,原、被告双方就民事赔偿自行达成和解并履行,原告方撤回附带民事诉讼”。 

“无讼案例”收录的433万份刑事裁判文书中,采取“正当防卫”辩护策略的有12346篇。最终,法院认定正当防卫的有16例,正当防卫辩护的成功率仅为0.13%(万分之十三)。最高法院裁判文书网的数据也大致如此。 

在极低的正当防卫辩护成功范例中,还包含相当比例的自诉案件。也就是?#25285;?#20844;诉案件正当防卫辩护的成功率甚至低于0.13%。 

为?#35009;?#27491;当防卫辩护的成功率如此之低?时间条件的存在和限度条件判断的结果导向,是我国司法?#23548;?#20013;束缚公民正当防卫权的两大绳索。 

虽然刑法理论对正当防卫时间条件和限度条件在逻辑上没?#21009;?#22810;问题,但操作起来则非常困难,对防卫人也非常苛刻,客观上限制了正当防卫的成立。为了准确认定正当防卫行为,正当防卫的时间条件应采取直接面临?#25285;?#22312;面临迫在眉睫的威胁时即可以采取防卫行为,例如为了杀人而侵入他人住宅的,在侵入住宅时即可以采取防卫行为。侵害行为的结束时间也应以加害人丧失侵害能力为准:在加害人被制服前?#23665;?#34892;正当防卫,在加害人逃离现场过程中,仍应当明确?#24066;?#36827;行正当防卫,因其具有再?#38382;?#26045;加害行为的可能。正当防卫的限度条件应当?#21592;?#25252;法益所必须为标准。只要是保护法益及制服加害人所必须,不能机械要求防卫强度必须与侵害强度相当——一般来?#25285;?#38450;卫强度要大于侵害强度,否则无法压制侵害行为。一律要求防卫强度等于侵害强度,实在是对防卫人的防卫能力提出了难以企及的要求。因此,防卫强度超过侵害强度并不必然超过了必要限度。同时,防卫过当不仅是防卫行为超过必要限度,还应当是明显超过并?#20197;?#25104;重大损害,?#35789;?#23646;于防卫过当,也应当以过失犯罪论处。 

由于正当防卫的情形千差万别,每一宗正当防卫案件均有各自的特点,立法者才会采用抽象、提炼的方式对防卫限度进行规范,但这并不意味着抽象的防卫限度标准在司法?#23548;?#20013;的难以把握。很多时候,司法者之所以对正当防卫必要限度的把握过于苛刻,就像本案中黄海龙的防卫行为非但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,反而时间条件与限度条件均适当,也会在司法?#23548;?#20013;引起如此大的?#21046;紜?/span> 

不是因为现有立法标准无法为司法?#23548;?#25552;供正?#20998;?#23548;,而是因为?#20013;?#21150;案体制下的检察官、法官常常不得不考虑更多案外因素,如被害人家属是否会上访、是否会影响到公检法三家的关?#25285;?#20197;?#26696;?#21464;定性所需程序性事务带来的压力等?#21462;?/span> 

而一些具体标准在司法实务中很方便操作,司法者只需?#38498;?#20837;座即可,断不会在客观标?#35760;?#32771;虑更多其他案外因素。然而,就立法与司法关?#20992;?#35328;,立法的明确有助于司法?#23548;?#21516;时立法应保留一定的自由裁量权,给司法一定的执法空间。 

立法者不能因为司法人员本身的原因,而解决正当防卫司法?#23548;?#20013;具体的?#38468;?#38382;题,这样不仅会浪费宝贵的立法资源,而且会限制司法人员自身业务能力的提高。法律人的才能主要不在认识制定法,而正是在于?#24515;?#21147;能够在法律的——规范的观点之?#36335;治?#29983;活事实。只有在规范与生活事实、应然与实然,彼此互相对应时,才产生?#23548;?#30340;法律:法律是应然与实然的对应。判断者的目光应不断地往返于大小前提之间,使刑法规范与生活事实交互作用,从而发现法律、做出判决。具体到宝马男案,对于这种自然犯,自然正义与法律正义应该是最容易?#21592;?#30340;。 

法律的真正目的是诱导那些受法律支配的人求得他们自己的德行。不论哪个时代,如果在法庭上和在教?#20381;?#36827;行的各种阐释理论所产生的意见?#21046;?#22826;大,那么法律就会失去力量。只要法律不再有力量,一切合法的东西也都不会再有力量。 

我们为昆山警方点赞,为本案处理结果欢呼,是因为这样的结果,不仅仅体现了昆山警方和江苏检察机关的担当,更体现出他们专?#30340;?#21147;的素养。这样的结果,不仅意味着于明海可以正当防卫者的身份回到家人的身边,更是为日后的中国确定了一个可以借鉴、?#24944;?#30340;案例。它让遇到不法侵害的人?#24378;?#20197;勇敢地去反抗、去战斗;也让那些试图想使用暴力侵害他人的人知道还有一种?#23567;?#27491;当防卫”的法律规定,会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。 

  

三肖中特特期期